您的位置 > 首頁 > 股市新聞 > 新聞正文

“上市綜合癥”典型患者:龍韻股份

“上市綜合癥”典型患者:龍韻股份[股評]來源:市值風云龍韻股份(603729.SH)主要業務是電視廣告代理和廣告全案服務...

“上市綜合癥”典型患者:龍韻股份

來源:市值風云

龍韻股份(603729.SH)主要業務是電視廣告代理和廣告全案服務。

與A股不少公司一樣,上市后就患上“莫名其妙稀里嘩啦業績下滑綜合癥”,2015年上市以來凈利潤逐年下滑,在上市5個年頭后的2019年上半年更是成功地虧損了4294萬元。

除了令人心焦的盈利情況外,龍韻股份有兩筆并購也讓中小股東們看得大跌眼鏡。

一、上市4年業績變臉

龍韻股份的業績變臉是A股典型案例:上市前,財務數據非常漂亮,上市后,營收、盈利連年潰敗。

毫無任何廉恥之心。

先來看看吾股大數據對該公司的年報評級,見截圖:

不難看出,龍韻股份2016-2018年連續三年評分下降,其中重要原因是其盈利的連續下降。

龍韻股份上市日期是2015年3月24日,2015年是其營業收入的峰值,同時也是其盈利變化的分水嶺,而它業績變臉與前5大客戶有著非常密切的關系。

(一)前5大客戶的助力

上市之前,龍韻股份前5大客戶的貢獻的收入占比非常大,2011-2014年營收逐年增長主要得益前5大客戶的助力:

上市后,即2015年以來,前5大客戶收入貢獻的營業收入整體呈現下降趨勢,收入占比也下降。

結合上文龍韻股份的營業收入變化趨勢來看,來自前5大客戶的收入變動情況與龍韻股份營業總收入變動基本一致。

也就是說,龍韻股份的營業收入在很大程度上由前5大客戶影響。

非常有意思的是,在上市之前(2011-2014年)來自前5大客戶的收入保持逐年增長并且收入占比均保持在80%以上,而就在上市后,來自前5大客戶的收入隨即下降!

這其中的巧合不免讓人好(懷)奇(疑),這是不是助力龍韻股份營收增長,使其得以順利上市?

如果問得直白一點的話……那就這么問吧:你們到底是不是托?

(二)毛利率逐年下滑

龍韻股份上市后,比其營業收入下降幅度更大的是毛利率。

上市之前,電視臺的廣告代理是龍韻股份利潤主要來源,該業務在2011、2012年的毛利占所有業務毛利的均超過70%。

然而,上市后,該業務不管是收入規模還是毛利率都發生了巨大變化。

眾所周知,隨著移動互聯網的崛起,電視臺廣告業務受到非常大的沖擊,尤其是地方臺受到的沖擊更大。

龍韻股份獨家代理的電視臺基本是些沒有多少存在感的地方臺——包括廣西電視臺所有頻道(除科教)、南寧電視臺所有頻道、柳州電視臺所有頻道、云南電視臺(都市、娛樂等頻道)、昆明電視臺、山西電視臺(衛視、科教、影視等頻道)、遼寧廣播電視臺都市頻道、烏魯木齊電視臺、四川新聞頻道、經濟頻道(來自招股說明書)。

獨家代理的電視臺基本全是中西部地區的地方臺,在全國范圍內影響力不大。

毛利率即是證明,其電視臺代理業務毛利率從2012年的24.35%下滑到2018年的6.69%,下降了75%。

從2014年開始,龍韻股份發力公告全案服務,到2018年底該業務收入規模雖然增長了近1倍,但是毛利率水平卻從2014年的20.11%下降到2018年的9.58%,下降了1半多,顯然該業務是活脫脫的增收不增利。

以事實為基礎、用數據說話,咱也不能把行業不景氣的鍋讓上市公司來背,對吧!為此,對比另外三家披露媒介代理業務數據的上市公司。

繼續看下文。

(三)行業下滑加速業績潰敗

eMarketer數據顯示,2014 年國內廣告花費占比中數字廣告的占比達到43.6%遠超電視廣告占比的29.2%,是廣告投放的第一大媒體渠道,隨后幾年電視廣告加速潰敗,下面4家上市公司的電視廣告代理業務的毛利率也呈現加速下滑。

暫且假設下表中的4家上市公司發布的財務報表是真實的!

看完上圖表,風云君猜測龍韻股份的董監高們估計暗爽到內傷,想著“看吧,整個行業都這樣,毛利率都在下滑,不是我一家哦,跟我們的經營管理沒有一毛錢關系?!?/p>

整體看下來,龍韻股份的電視臺媒介代理業務毛利率似乎還不錯,2012-2014年均高于另外3家,加速下滑發生在2015年上市以后。

互聯網廣告的增長成為拉動中國廣告行業增速的最重要的動力;而電視臺廣告投放趨向向央視、芒果臺等少數有影響力的電視臺集中,其他地方臺受到的沖擊非常大。

非常不巧的是龍韻股份拿的電視臺資源都是地方臺,又非常不巧的是讓龍韻股份趕上了地方臺頹敗的時點。

換言之,龍韻股份所處行業頹敗情況,如果今后的轉型不順,那么,其經營情況將更加堪憂。

2017年以后,上市公司加快了轉(折)型(騰)節奏,也就有了下面的故事。

二、并購故事

(一)被暗押的標的

2019年半年報披露,轉讓長影(海南)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長影置業”)、長影(海南)娛樂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長影娛樂”)的部分股權,導致當期凈利潤減少3010.14萬元,正是龍韻股份凈利潤首虧的主要原因。

回顧整個操作過程,這筆虧損非?!霸?。

1、長影置業的在建工程

2017年10月17日,龍韻股份董事會一致同意競買長影置業60%、長影娛樂40%股權的方案,同年12月12日確認以3451.70萬元收購長影置業60%股權、長影娛樂40%股權,同時,龍韻股份按持股比例承接長影置業的2.7336億元債務。

據此測算,收購兩家公司的股權,龍韻股份的總成本是3.0788億元。

公開信息顯示,長影置業成立于2014年3月,注冊資本為100萬元。截止2017年5月31日,長影置業無下屬企業,未開展業務,未取得任何收入,無主營業務情況。

截至2017年5月31日,長影置業的資產總額為5.11億元,其中包括無形資產主要是位于南海大道與長流十號路交匯處13.68萬平米的土地使用權以及3.96億元的在建工程。

該在建工程于2015年10月開工建設,是長影“環球100”主題樂園的組成部分——濱海而建的世界景觀+電影文化主題的“荷蘭村”主題樂園項目。

(海南“長影100”主題樂園效果圖)

長影置業的購買土地使用權以及荷蘭村項目建設的資金全部來自借款,截止2017年5月31日,負債總額5.16億元。

各位老板們注意哦,長影置業的100%股權的評估價是評估值為2261.89萬元,60%股權對應1357.13萬元。而此時,長影置業的凈資產是-400多萬。

長影娛樂成立于2014年2月,注冊資本為5000萬元。與前者一樣,長影娛樂成立至2017年5月31日,無下屬企業,未開展業務,未取得任何收入,無主營業務??傎Y產5279.71萬元,其中流動資產5088.29萬元,負債很少,僅僅80.85萬元。

2018年2月6日,兩家公司的股權交割完成辦理。

2、錢花了,啥沒買到

令人大跌眼鏡的是,2018年9月26日晚間,龍韻股份一臉無辜地發布公告稱,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控股子公司長影置業的在建工程及土地使用權被抵押給華潤深國投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潤信托”)。

該公告稱,2018年5月,上市公司在資料交接過程中發現交易對手方在上市公司毫不知情且未經上市公司任何授權的情況下將海南“環球100”主題樂園“荷蘭村”項目在建工程及其占有范圍內的土地使用權進行了抵押。

換言之,龍韻股份在2018年5月就發現長影置業的在建工程及土地使用權被抵押了,而其向外披露卻拖到4個月后的2018年的9月26日。

而根據《華潤信托·長影海南集合資金信托在建工程抵押合同》的合同編號(2017-0004-ZJDY01)來看,抵押應該是發生在2017年。

該合同的實際簽署時間是2017年12月13日,而不動產抵押日期發生在2017年12月26日。

因抵押日期(2017年12月26日)發生在股權交割之前(2018年2月6日),龍韻股份雖然名義上持有長影職業60%股權,但是,實際什么都沒有——換言之,上市公司花了3億真金白銀卻什么也沒得到。

這不就相當于去百樂門尋開心,手都沒摸到就被轟了出來?

你說這筆買賣冤不冤?這不是把龍韻股份領著大幾十萬年薪的董監高們當傻子耍了嗎?

作為人中龍鳳的董監高們一直都是耍別人,哪有被別人耍的道理?

叔能忍、嬸不能忍!

3、賠本的買賣

于是,上市公司多次與長影置業原控股股東長影集團交涉。

2019年3月12日,上市公司分別與長影集團、拉薩德匯聯拓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德匯聯拓”)簽署股權轉讓意向協議,將長影置業60%的股權轉讓給二者。

2019年4月26日,上市公司發布公告稱,將持有的長影置業60%股權、長影娛樂40%股權出售給長影集團、德匯聯拓和長影海南文化。

7月3日,上市公司再次發布公告稱,長影置業60%股權、長影娛樂有限公司40%股權已完成工商變更登記手續,收到股權轉讓款以及償還的借款總計2.8476億元,不算3億元的近兩年的利息成本,凈虧損就達3010萬元。

由此,龍韻股份上市以來重要的一筆對外(折)投(騰)資宣布以虧損收場。

(二)段老板的融資工具

讓人看不懂的投資,還有一筆。

2019年1月21日,龍韻股份發布公告,以1.11億元增資新疆愚恒影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愚恒影業”),獲得其10%股權。增資后,愚恒影業100%股權的估值11.1億元。

公開信息顯示,愚恒影業成立于2016年8月17日,注冊資本1.7億元。主營業務是影視劇及綜藝欄目制作,包括綜藝制作、影視制作、影視宣發、內容營銷、藝人經紀、IP 孵化等六大板塊。

成立之初,龍韻股份的實控人段佩璋段老板直接持有愚恒影業90%股權,2016 年 12 月 1 日,段老板將其持有愚恒影業88%的股權轉讓給其控制的新疆智恒股權投資有限合伙企業(以下簡稱“智恒投資”),對愚恒影業直接控制變為間接控制。

這是一筆往上市公司裝資產的關聯交易。

披露愚恒影業的財務數據看,這家公司的質地比長影置業好很多,見下方截圖:

2019年9月7日,龍韻股份再次發布公告,以1.92億元收購愚恒影業32%股權,經雙方友好協商,此次股權轉讓,愚恒影業100%股權的估值是6億元。

前后相距不到8個月時間,愚恒影業的估值從11億“降”為6億,打了個5.5折。如此計算的話,1月份的1.11億元投資就損失了5千多萬。

是第一次增資愚恒影業,估值給高了?還是第二次愚恒影業的估值低了?

為此,交易所也發去了問詢函,詢問估值大幅下降的原因。

上市公司的回復是,愚恒影業估值是10-12億元,沒有下降,只是9月份的交易是經過雙方友好協商確定的價格,打折便宜將股權賣給上市公司,目的是幫助上市公司改善盈利情況。

看看,上市公司的這個回復多么的有禮有節、義正言辭!中小股東們估計都被感動得一塌糊涂、想抱著段老板哭。

風云長期在A股百樂門代客泊車,要說掏空上市公司的玩法見得不少,而讓上市公司占便宜的玩法卻是很少遇到。

這其中又是什么原因呢?

風云君敬佩段老板義薄云天、舍小家為大家,將下金蛋的母雞讓與上市公司,情況果真如此嗎?

公開信息顯示,愚恒影業在2018年向段老板控制的智恒投資(后更名為“福建和恒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即現“福建和恒”)及其關聯方提供2.21億元的借款,截止2019年9月底,福建和恒仍欠愚恒影業的1.69億元未歸還,加上利息則是1.82億元,該筆欠款占超過愚恒影業3.54億元凈資產的50%。

似乎愚恒影業就是段老板的一個融資工具,段老板既可以直接從愚恒影業賬上劃轉資金(美其名曰是借款),又可以將股權賣給上市公司進行融資。

此外,2018年報首次出現對愚恒影業的預付款1.1123億元,截止到2019年6月30日,該預付款仍高達9553萬元,預付款項是資源采購款。

顯然,在段老板控制下的上市公司正在不遺余力地幫助愚恒影業及其控股股東緩解資金壓力,當然,這筆資金的最終去向,我們無法得知。

我們也不知道愚恒影業的業績有多少是上市公司貢獻的。

風云君斗膽猜測,2019年9月7日發布轉讓32%股權前,段老板都沒能及時把從愚恒影業借的錢還上,可能段老板一時周轉不開,資金壓力有點大。

若9月份公告的股權轉讓完成,那么,段老板憑借成立剛滿3年的愚恒影業42%股權就從上市公司拿走3.03億元。

這來錢的效率那是非常的高??!

上市公司主營業務毛利下滑、盈利堪憂,外延并購也不順,但是,這并不影響股東們的賣股票套現,據不完全統計,自2016年10月21日上市公司股票解禁以來,先后有錢業銀、許龍等原始股東累計套現超過2.3億元。

所以說,在我神奇的大A股,上了市之后還做不做主業了,真的不重要。

條條大路都發財,何必非得做主業?

本文標題: “上市綜合癥”典型患者:龍韻股份 新聞轉載自網絡,不代表本站立場,如若有問題請聯系管理員,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baidu0514.com/stock/258966.html

為您推薦的相關新聞

福建福州| 汉中| 阜阳| 常州| 白城| 台湾台湾| 屯昌| 迪庆| 邹城| 楚雄| 大理| 文昌| 白银| 运城| 雅安| 泉州| 海南| 伊犁| 信阳| 海宁| 淮南| 湖北武汉| 承德| 长兴| 清远| 靖江| 安庆| 靖江| 固原| 丽江| 琼海| 江西南昌| 阿克苏| 单县| 安阳| 山南| 包头| 平潭| 象山| 雄安新区| 明港| 舟山| 新余| 玉溪| 神农架| 迪庆| 邳州| 牡丹江| 德宏| 金坛| 果洛| 燕郊| 吐鲁番| 神木| 桐乡| 江西南昌| 固原| 山西太原| 石河子| 温岭| 台山| 咸阳| 邢台| 铜仁| 吐鲁番| 荆州| 厦门| 山南| 广安| 芜湖| 乐清| 苍南| 安吉| 遂宁| 海南海口| 保山| 东海| 无锡| 吴忠| 北海| 邢台| 鞍山| 曲靖| 文昌| 黔西南| 吐鲁番| 克拉玛依| 庆阳| 北海| 莱芜| 昆山| 临猗| 涿州| 自贡| 赵县| 攀枝花| 鄂州| 铁岭| 肇庆| 辽宁沈阳| 台州| 三明| 阳泉| 许昌| 辽阳| 大庆| 辽阳| 临夏| 荆州| 黔南| 双鸭山| 石狮| 荆州| 包头| 乐清| 新乡| 沭阳| 昌吉| 东方| 醴陵| 洛阳| 大连| 牡丹江| 青海西宁| 长垣| 莒县| 博罗| 百色| 金坛| 鞍山| 安顺| 常州| 庄河| 咸阳| 宜春| 乌兰察布| 汕头| 西双版纳| 果洛| 玉林| 黄山| 三沙| 邹平| 阿拉尔| 泰兴| 包头| 喀什| 库尔勒| 嘉峪关| 台湾台湾| 邵阳| 鄂州| 临汾| 黔东南| 安岳| 果洛| 金华| 防城港| 扬中| 兴安盟| 莆田| 无锡| 榆林| 四平| 大庆| 泗洪| 枣庄| 商洛| 诸城| 燕郊| 崇左| 常州| 三亚| 绍兴| 防城港| 林芝| 芜湖| 顺德| 宿州| 宜都| 禹州| 公主岭| 晋城| 陇南| 中卫| 达州| 正定| 盘锦| 定西| 醴陵| 盐城| 黄山| 阿拉善盟| 扬州| 临沂| 新乡| 铜仁| 广州| 泰州| 无锡| 桓台| 涿州| 辽源| 嘉兴| 汉中| 张掖| 台州| 江苏苏州| 桂林| 石嘴山| 珠海| 保亭| 乌兰察布| 咸阳| 株洲| 湘潭| 邵阳| 锦州| 延边| 临海| 绵阳| 云浮| 邵阳| 安阳| 潜江| 汉中| 株洲| 德宏| 昌都| 永新| 辽宁沈阳| 白城| 蚌埠| 克孜勒苏| 石狮| 宣城| 玉树| 燕郊| 吉林| 马鞍山| 鄢陵| 济源| 昌吉| 余姚| 吕梁| 茂名| 沧州| 香港香港| 安徽合肥| 象山| 赵县| 蚌埠| 开封| 海宁| 邵阳| 阜阳| 和田| 德清| 曲靖| 文昌| 张家口| 定安| 神木| 诸城| 莒县| 锡林郭勒| 灌云| 宁夏银川| 宜昌| 大庆| 桐城| 海南海口| 海丰| 鄢陵| 玉环| 澄迈| 保山| 禹州| 长垣| 自贡| 项城| 崇左| 渭南| 十堰| 临夏| 贵港| 青海西宁| 玉环| 连云港| 五指山| 佛山| 运城| 五指山| 云南昆明| 中卫| 许昌| 宿迁| 日喀则| 抚州| 神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