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股市新聞 > 新聞正文

HMI龍頭步科股份上科創板 此前曾因這些問題IPO被否

HMI龍頭步科股份擬上科創板此前曾因這些問題IPO被否《科創板日報》(上海,記者吳凡)訊,近日,上海證監局所披露的上海步...

HMI龍頭步科股份擬上科創板 此前曾因這些問題IPO被否

《科創板日報》 (上海,記者 吳凡)訊,近日,上海證監局所披露的上海步科自動化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步科股份”)上市輔導備案報告顯示,公司擬赴科創板上市,輔導機構為海通證券,輔導備案日期為2019年10月11日。

步科股份曾有過一段沖擊創業板ipo的經歷,但最終因持續盈利能力、規范性等問題“鎩羽而歸”,如今在調整了上市方向后,前述“絆腳石”是否已經得到解決?公司的科創屬性又是如何?

10月17日,《科創板日報》記者聯系了步科股份,公司前臺工作人員表示,公司董秘暫時不在,隨后前述人員記下了記者的問題,表示后續有答復會聯系記者。

實控人絕對控股

步科股份曾于2017年6月披露的招股書顯示,公司主要從事工業自動化控制產品的研發、生產、銷售和相關技術服務,公司擁有較為完整的工業自動化控制產品線,主要產品包括人機界面、伺服系統、步進系統、低壓變頻器和可編程邏輯控制器。

值得注意的是,《科創板日報》記者梳理發現,在公司發展過程中(截至最新輔導備案信息披露日),并沒有外部投資者的介入。

彼時招股書顯示,公司控股股東為上海步進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步進投資”),持有公司的股權比例為58.6980%。自然人唐咚通過步進投資間接控制步科股份58.6980%的股份,另外唐咚個人直接持有公司16.1209%的股份,還通過深圳市同心眾益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簡稱“同心眾益”)間接控制公司 14.5193%的股份,唐咚直接和間接合計控制公司 89.3382%的股份,為公司的實際控制人。

同心眾益成立于2011年12月12日,主營業務為股權投資,截至招股書披露日,其持有公司14.5193%的股權。但同心眾益也并非外部投資者,其合伙人均為公司技術骨干或中高層管理人員。

而從此次輔導備案情況報告中看到,唐咚仍直接和間接合計控制公司 89.3382%的股份,持股比例未發生變化。

公開信息顯示,唐咚,東南大學生物醫學工程系本科學歷,中歐國際工商學院 EMBA。公司第四大股東,持股比例6.9%的自然人池家武同樣畢業于東南大學生物醫學工程系本科。

唐咚于2006 年 8月開始擔任步進投資的執行董事,2012年5月至今任公司董事長、總經理;而池家武與步科的間接交集更早的始于2001年,當年8月,池家武開始任深圳步進機電(唐咚控制下的公司)技術總監,2012 年 4 月至招股書披露日任公司董事、副總經理、董事會秘書。

曾與“前任”剪不斷

在擬計劃上科創板前,步科股份曾嘗試登陸創業板。

《科創板日報》記者注意到,招股書顯示,步科股份的盈利能力并不差。2014年至2016年,公司營收分別為2.12億元、2.06億元以及2.37億元,實現的歸母凈利潤分別為0.2億元、0.17億元以及0.21億元。

但招股書顯示,工業自動化設備的需求與宏觀經濟波動有一定的關聯性。當宏觀經濟不景氣時,下游行業可能減少對工業自動化設備的投資,并相應減少對本公司產品的需求。

記者注意到,2014年至2016年,公司主要產品人機界面毛利率分別為 45.83%、40.20%和 39.13 %,呈逐年下降趨勢。另外該產品的銷售價格在報告期內也呈現持續下降的態勢。

當然,上述情況僅是公司所存在的一處風險。在創業板發審委2017年第50次會議上,發審委否決了步科股份的首發申請,并且指出了三處問題。

其一是要求公司說明經營規模持續較小的原因,并解釋說明,如果市場需求或供給出現重大變化,公司的持續發展將會受到哪些影響,另要求保薦機構說明,在公司人機界面的銷售價格持續下降的情況下,說明發行人2017年1-5月的經營情況并對發行人的持續盈利能力發表核查意見。

另外在公司報告期內的營收中,其中外銷收入部分通過第三方回款。記者了解到,證監會在企業涉及到第三方回款情形時,一般會關注的問題主要包括真實性、占比、商業邏輯、關聯關系、合規性等,其中商業邏輯具體又涉及第三方回款的原因、必要性及商業合理性。

對此發審委要求公司從企業商業模式的角度,解釋說明外銷收入部分通過第三方回款的理由。

此外,發審委還關注到公司與“前任”之間的交易情況。

《科創板日報》記者了解到,2014年12月,黃華林、馬學童、朱宏鋒分別與池家武簽訂股份轉讓協議,將其各自持有的股份轉讓給池家武并退出發行人股東。但公司在報告期存在持續與前股東及前員工所在的公司產生采購或銷售的情形。

針對上述情況,發審委要求公司說明在申報前黃華林、馬學童、朱宏鋒轉讓股份的原因以及轉讓后持續與其所在公司發生交易的原因;另外要求保薦機構說明對黃華林、馬學童、朱宏鋒股權轉讓的核查過程,并對池家武是否替三人代持股份發表明確的核查意見。

如今,在“蟄伏”了兩年多后,公司又開啟了科創板上市之路,目前一個可見的公開變化是,此次輔導機構為海通證券,而此前公司ipo時的保薦機構則是長江證券。

另外在體現科創屬性的指標之一——研發占比上,2014年至2016年,公司研發費用占各期的比重分別為9.20%、 10.74%以及11.53%。

對于公司后續的上市進程,《科創板日報》記者將繼續保持關注。

本文標題: HMI龍頭步科股份上科創板 此前曾因這些問題IPO被否 新聞轉載自網絡,不代表本站立場,如若有問題請聯系管理員,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baidu0514.com/stock/258941.html

為您推薦的相關新聞

南通| 潜江| 牡丹江| 乳山| 吉林| 自贡| 天长| 景德镇| 三沙| 乳山| 香港香港| 瓦房店| 漳州| 揭阳| 喀什| 衡阳| 营口| 乌海| 濮阳| 咸阳| 万宁| 镇江| 象山| 朝阳| 新乡| 朝阳| 盐城| 基隆| 武夷山| 阜阳| 江西南昌| 宝应县| 蓬莱| 厦门| 阿坝| 海南| 扬中| 武安| 招远| 鹰潭| 锦州| 东台| 淮南| 武安| 楚雄| 本溪| 云南昆明| 乐山| 衡水| 昭通| 湘潭| 宜宾| 咸阳| 延边| 临海| 新疆乌鲁木齐| 曲靖| 甘孜| 济南| 灵宝| 馆陶| 灌云| 伊春| 阜新| 辽宁沈阳| 怀化| 邯郸| 三河| 如东| 海拉尔| 图木舒克| 龙岩| 泰兴| 青州| 沛县| 石狮| 淮北| 包头| 贺州| 深圳| 张家口| 文山| 马鞍山| 甘孜| 广元| 宝应县| 揭阳| 嘉峪关| 乐平| 克孜勒苏| 濮阳| 赣州| 中山| 信阳| 荣成| 阿拉善盟| 单县| 燕郊| 任丘| 溧阳| 邢台| 阿里| 仁怀| 铜陵| 安庆| 甘肃兰州| 桐乡| 攀枝花| 武安| 吴忠| 许昌| 项城| 莒县| 宁夏银川| 巴中| 烟台| 单县| 平顶山| 山南| 南阳| 灵宝| 庆阳| 温州| 邢台| 林芝| 南阳| 商丘| 馆陶| 三明| 安岳| 烟台| 山南| 兴安盟| 泗洪| 济南| 安顺| 新疆乌鲁木齐| 扬州| 泗阳| 江门| 博罗| 贵港| 高雄| 衡阳| 象山| 广饶| 日照| 桓台| 自贡| 廊坊| 陕西西安| 台州| 怀化| 乐平| 桐乡| 内蒙古呼和浩特| 辽宁沈阳| 金坛| 保定| 海门| 宝应县| 宜昌| 建湖| 宿迁| 东方| 云浮| 商洛| 盘锦| 禹州| 温州| 常德| 安吉| 禹州| 象山| 苍南| 石狮| 五家渠| 厦门| 丽江| 伊犁| 延安| 赣州| 阜新| 高雄| 泸州| 广州| 白沙| 巴音郭楞| 宜昌| 汕尾| 日喀则| 泗洪| 吉安| 德州| 西藏拉萨| 高密| 湛江| 义乌| 江门| 淄博| 曲靖| 玉林| 昌吉| 甘孜| 晋城| 广州| 阿克苏| 东台| 黄石| 大理| 建湖| 通化| 南通| 包头| 沧州| 朝阳| 本溪| 乌海| 大兴安岭| 宣城| 东台| 双鸭山| 金坛| 任丘| 大庆| 咸阳| 惠东| 渭南| 潍坊| 平潭| 延边| 延边| 西双版纳| 东台| 神农架| 揭阳| 淄博| 绥化| 如皋| 开封| 宜春| 济南| 蓬莱| 定安| 南充| 孝感| 济宁| 宁夏银川| 焦作| 咸阳| 改则| 遵义| 来宾| 钦州| 仁寿| 广西南宁| 巴音郭楞| 平凉| 涿州| 嘉兴| 临沧| 神农架| 济南| 青海西宁| 龙口| 蓬莱| 东莞| 绥化| 南平| 长垣| 定安| 抚州| 丽江| 常德| 绍兴| 河北石家庄| 衡水| 温岭| 烟台| 绵阳| 塔城| 河北石家庄| 惠东| 邹平| 台州| 吴忠| 宁德| 保亭| 济宁| 德阳| 顺德| 舟山| 河南郑州| 鄂尔多斯| 大丰| 克孜勒苏| 自贡| 达州| 三亚| 宜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