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社會新聞 > 新聞正文

湘西女教師討回公道 媒體:"減負承諾"需擲地有聲

原標題:湘西女教師討回公道,“減負承諾”也需擲地有聲不僅鄉村學校需要李田田,在各個崗位、各級部門里也都需要“李田田式”的...

原標題:湘西女教師討回公道,“減負承諾”也需擲地有聲

不僅鄉村學校需要李田田,在各個崗位、各級部門里也都需要“李田田式”的實在人,有時候“實話”雖不中聽,但中用啊。

湘西女教師發文遭“深夜約談”,不妨提級調查

李田田這兩天懸著的心終于“落?!绷?。據新京報記者16日晚間采訪,李田田表示湘西州委領導已對其安撫,批評縣里的做法,稱將減少形式主義檢查。

李田田討回“公道”

李田田在朋友圈里也做了回應,其中有幾個要點值得關注:

1。湘西州委領導去其他學校核查,并到李田田所在學校約談。

2。承諾會整頓永順鄉村教育現狀,少些形式主義。

3??隙死钐锾锏膶懽饔欣谏鐣l展,沒有做錯。

4。批評了永順縣教體局親戚施壓、深夜約談的做法。

5。做出保證,縣教體局不會再找李田田或進行刁難,不會影響其今后的發展。

實地核查情況、登門安撫情緒、公允評判對錯、打消后顧之憂——湘西州委這一系列的行動值得肯定,在輿論普遍質疑當地應對失當的背景下,也尤為必要。

“縣里損失大、局長很生氣、火速來匯報、簽下檢討書”,如今再回頭去看當時永順縣教育局那種“官本位”的危機處理方式,不得不說,被州領導和網友批評,實在不冤。正視和承認問題是解決問題的前提。信息逐漸扁平的互聯網時代,想要壟斷信息出口,以為刪了稿子就能平安無事,只是一廂情愿,這種做法在輿論場上也越來越難有空間。

當然,永順縣教育局“滅火心切”也不難理解。文章為什么刷屏?因為很多人感同身受。為什么主管部門如此“火急火燎”?因為李田田的質疑戳中了他們的軟肋。李田田像皇帝新裝里的那個孩子,吹破了某些“成人”精心呵護的彩虹泡泡,剩下現實的一地臟水,眾人便慌不擇路,生怕被沾染。

▲李田田的微信朋友圈截圖,目前該信息已被刪除。

▲李田田的微信朋友圈截圖,目前該信息已被刪除。

形式主義源于惰性作祟、能力不及

李田田的文章雖然不像調查報道一般嚴謹,有不少個人情緒因素,但從言辭中也不難發現問題的嚴重性,而且或許在很多地方都普遍存在。

最突出的便是形式主義。李田田在文章中說,幾乎每周都有檢查,凡檢查前必有“大掃除”,還要準備迎檢資料,完成各類表冊;還要承擔扶貧任務,如果統計信息出錯,還要受處分?!百Y料造得好,就是脫貧、就是教育搞得好?”李田田的發問直抵核心。

對形式主義,從中央到普通民眾,無不痛惡。中央也屢屢發文糾正“表格扶貧”等問題,但形式主義依然頑強存在。當中既有態度偏差和責任缺失,但我認為,更重要的是惰性作祟、能力不及。

經驗告訴我們,做表面功夫和解決根本問題,其難度完全不同。

要破除形式主義的檢查,就必須下真功夫,有真水平。要深入基層去聽實情,根據實情研究對策,絞盡腦汁地去設計方案,還要根據反饋及時調整。比起走馬觀花地“瀏覽”和文字對文字的“批示”,“干實事”太難了?!芭c其干事,不如摸魚”,就成了一些地方基層管理的常態。

而且,形式主義還往往是一種“連鎖反應”,有時候即便下定決心要“干實事”,也架不住上一級三番五次地要材料、要表格、要成績匯報。

因此,整治形式主義之風,不只在永順縣教體局,從州到縣到鄉鎮,都有必要對各種檢查一并進行篩選,對不必要的、沒實效的該刪除就刪除,尤其是注意,不要一味給基層工作人員和教師施壓,要把他們從繁重的雜務中解放出來,專注于本職工作。

脫口秀演員曾在段子里諷刺學校的大掃除,“我要把這堵墻一頓爆擦,擦得它锃光瓦亮,擦得其他三堵墻不認識這堵墻”,當時感覺可樂,現在卻突然有些傷感:如果拋開對真相的執著、對現實情況的關心,讓工作淪為展示和表演,那即便這堵墻再锃光瓦亮,也只能照到一幅幅假面笑容。

所以,不僅鄉村學校需要李田田,在各個崗位、各級部門里也都需要“李田田式”的實在人,有時候“實話”雖然不那么中聽,但中用啊。

□思凝(媒體人)

本文標題: 湘西女教師討回公道 媒體:"減負承諾"需擲地有聲 新聞轉載自網絡,不代表本站立場,如若有問題請聯系管理員,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baidu0514.com/society/258884.html

為您推薦的相關新聞

焦作| 龙岩| 澳门澳门| 湖州| 澳门澳门| 三河| 河源| 梅州| 丽江| 怒江| 宝应县| 遂宁| 图木舒克| 海门| 天门| 辽宁沈阳| 仁怀| 定安| 抚州| 阿勒泰| 洛阳| 张家口| 廊坊| 东台| 陵水| 三亚| 日土| 佳木斯| 柳州| 丹东| 桓台| 博罗| 十堰| 连云港| 乐清| 鹤壁| 青州| 上饶| 新余| 海拉尔| 杞县| 石河子| 恩施| 山东青岛| 张家口| 桐城| 遵义| 滁州| 玉林| 神农架| 溧阳| 肥城| 迁安市| 蓬莱| 台湾台湾| 萍乡| 泰安| 余姚| 宁波| 贺州| 湘潭| 绵阳| 乌海| 乌海| 内蒙古呼和浩特| 甘孜| 金华| 南充| 温岭| 清徐| 聊城| 百色| 寿光| 长治| 玉林| 永州| 中山| 三门峡| 单县| 东台| 玉树| 包头| 扬中| 萍乡| 渭南| 乐山| 河源| 白城| 运城| 伊春| 吴忠| 汕头| 伊春| 项城| 邳州| 固原| 海南海口| 唐山| 延安| 甘孜| 永康| 鄂尔多斯| 莆田| 克拉玛依| 洛阳| 荣成| 浙江杭州| 汕头| 常州| 马鞍山| 双鸭山| 沧州| 平凉| 金昌| 台北| 五家渠| 宝鸡| 清远| 温岭| 六盘水| 仁怀| 湘潭| 临汾| 开封| 和县| 佛山| 江西南昌| 甘肃兰州| 山南| 新余| 金华| 雄安新区| 三亚| 宝应县| 屯昌| 廊坊| 陇南| 鄂尔多斯| 宣城| 日喀则| 济宁| 广安| 石嘴山| 肥城| 来宾| 公主岭| 姜堰| 正定| 洛阳| 阿拉尔| 漳州| 余姚| 灌南| 昭通| 舟山| 博尔塔拉| 燕郊| 咸阳| 荆门| 东莞| 林芝| 石嘴山| 丹东| 东阳| 蓬莱| 郴州| 莆田| 晋城| 嘉善| 三明| 邹城| 内江| 遵义| 淮南| 遂宁| 慈溪| 鹤岗| 肇庆| 包头| 乌兰察布| 沧州| 漯河| 灵宝| 云浮| 垦利| 阿拉善盟| 攀枝花| 荆门| 承德| 遵义| 楚雄| 漯河| 锦州| 吴忠| 中山| 牡丹江| 衡阳| 惠州| 舟山| 固原| 库尔勒| 西藏拉萨| 公主岭| 临夏| 梧州| 双鸭山| 包头| 黄南| 潍坊| 溧阳| 姜堰| 嘉兴| 吉林| 西藏拉萨| 邹城| 来宾| 五家渠| 秦皇岛| 海南| 汝州| 钦州| 邹平| 凉山| 湘潭| 绵阳| 云南昆明| 琼中| 定西| 阜新| 洛阳| 宁德| 公主岭| 新余| 临猗| 常德| 汉川| 佳木斯| 天水| 沭阳| 齐齐哈尔| 澳门澳门| 齐齐哈尔| 安岳| 南充| 徐州| 临海| 衢州| 大庆| 德阳| 台南| 琼海| 吐鲁番| 马鞍山| 永新| 和田| 宝鸡| 五家渠| 忻州| 海宁| 乌海| 丹东| 武安| 保山| 甘肃兰州| 包头| 昭通| 大连| 庆阳| 澳门澳门| 高密| 乳山| 青海西宁| 亳州| 内蒙古呼和浩特| 佳木斯| 日照| 西藏拉萨| 雅安| 邢台| 景德镇| 泰州| 南京| 中山| 渭南| 琼海| 宜宾| 文山| 永康| 新乡| 澄迈| 诸城| 铜川| 改则| 大丰| 普洱| 黑河| 德州| 柳州| 运城| 海南|